鬼切

我的超能力,是超喜欢你。

【魔道x你】不可说

摸个鱼

薛洋x你
ooc
很短很短很短
自娱自乐
娇jiāo 娇jiao




我恨他为什么总是不顾及我的感受,只把他的想法强加于我身上。

———

窗外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雨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你的肩膀被薛洋抓的生疼,而他却毫不知情。

“娇娇?”

你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,呜咽着想要往后退。

薛洋却早一步看出你的企图,沉着脸一把拉住你,将你死死的箍进怀里。

他的怀抱虽然有糖果般的甜蜜,但还是掩盖不了淡淡的血腥味,这时时刻刻提醒着你他有多么的残忍无情。

若没有遇见他,你又怎么会教他割去舌头。

降灾指在你脖子上的那一刻,割去舌头的那一刻,永世难忘。

一切都是因为他。

过了半晌,薛洋带着些许欢快的声音在你头顶响起。

“你前些天不是说想去夔州玩么。”

他轻笑一声。

“我们下月就去。”

“不过在此之前...”

说着,薛洋稍微拉开点你与他之间的距离,让你喘口气。他双手温柔的捧住你的脸颊,纯粹的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直直盯着你的眼睛,像是要透过眼睛看到你心中所想。

他终于欣赏够了你这惶恐不安的表情,微笑着缓缓低下头,薄醇停在即将要触碰到你嘴唇的那一瞬。

“说你爱我。”

你忽的想起那一天。

——

“求求你...放过我吧.....” 你跪在地上死命拽着薛洋的衣摆,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脸上滚落至地面。

少年闻言笑了笑,那一刻露出的小虎牙让你几乎忘了他是个笑面修罗。

你满心期待的以为他会放你离开,可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却犹如让你处在冰天雪地的寒冬腊月。

“既然你学不会说爱我,那你这舌头留着还有何用?”

——

“想什么呢?”

你将将回过神来,依然低着头不敢看他。

见你一副畏畏缩缩害怕的样子,薛洋倒也不恼。

“你总是学不乖。”他叹了口气。

“可让我担心坏了。”

“不知怎么办才好了。”

薛洋一个人自言自语道。


下一个想piao泽芜君(小声)

评论

热度(56)